導讀
本周三發表于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一項研究表示:在美國超過半數新診斷出的乳腺癌病例似乎是弄錯了,這讓這些女性遭受了不應該遭受的心理焦慮、不必要的治療和花費。該研究同時發現,乳房造影作為一個救命工具的價值也被過分夸大了。研究人員總結說,對乳腺癌女性采用更有效的治療方案來提高生存率反而應該得到最多的信任和關注。
\
       一項新的研究發現廣泛的乳腺癌篩查造成了大量的過度治療。是更好的治療手段而不是乳房造影,才是乳腺癌死亡率降低的主要原因。

       本周三發表于新英格蘭醫學雜志(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上的一項研究表示:在美國超過半數新診斷出的乳腺癌病例似乎是弄錯了,這讓這些女性遭受了不應該遭受的心理焦慮、不必要的治療和花費。該研究同時發現,乳房造影作為一個救命工具的價值也被過分夸大了。研究人員總結說,對乳腺癌女性采用更有效的治療方案來提高生存率反而應該得到最多的信任和關注。

       對年齡超過40歲且沒有家族病史的女性普遍使用的乳腺癌篩查,這項研究提出了新的質疑。同時他們也強調,乳腺癌作為美國女性中最常見的癌癥,是一種比最初所認為的要復雜得多的疾病。

       一般來說,早期檢測能夠拯救女性的生命,這也與科學家在上世紀70年代中期的有限認知所一致。專家們也通常相信一個小的乳腺腫塊幾乎都是癌癥的征兆,能夠隨著時間不斷長大并擴散。他們推論,對乳腺腫塊的早期發現和治療,將會減少具有大的侵略性癌癥的患者數量。

       但是醫學研究人員逐漸發現,相比于通過發現腫瘤的大小,一個腫瘤的遺傳組成以及腫瘤與宿主的相互影響能夠更好的預測腫瘤的發展。一位女性的腫瘤可能達到2厘米大小,然后在很多年內停止增長。另一位女性的腫瘤可能會在幾個月內由不能檢測發展為危險的5厘米大小。

       這曾經是一種新的更復雜的乳腺癌的發展現象,這也削弱了“早期檢測和早期治療對拯救生命至關重要”這一觀點。
       來自華盛頓大學的醫生及流行病學家Joann G. Elmore博士對本研究發表了社論表示:“所有的癌癥都威脅我們的生命”以及“一發現腫塊就切掉”這些理論也需要修正。她表示,醫生們“好心的行為”卻在導致著“附加的損害”。
隨著乳腺成像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的廣泛應用,內科醫生會告訴女性就診者,在她們能夠用手感覺到腫瘤之前的早期檢測對她們的生命至關重要。

       擁護者隨后迅速的推進了篩查項目的普遍應用。到上世紀80年代中期,一個美國癌癥協會的宣傳活動直接就告訴超過35歲的女性:“如果你還沒有接受一次乳房造影檢測,你將會獲得超過你乳腺檢測更多的東西(代指乳腺癌惡化)”。
\

       本研究的負責人同時也是首先對過度篩查提出問題的研究人員H. Gilbert Welch博士表示,現在已經很清楚的發現,內科醫生、活動家以及媒體“簡單的夸大了乳房造影的價值”。不論是被生存信念、商業利益還是對訴訟的恐懼所刺激,他表示,這些事實已經被緩慢的接受,當所有的女性接受了乳腺檢測后,一些人將會發現這些檢測卻是弊大于利的。

       在2016年,美國的內科醫生預計會診斷出246 ,660例新的侵略性乳腺癌,以及61,000例非侵略性乳腺癌(有時被稱為原位管癌-DCIS)。

       對來自國家癌癥中心的數據分析表明,大多數由乳房造影檢測所發現的異常也許并不會致命。并且,內科醫生對小腫塊的常規活檢、診斷檢查和治療具有一定的風險。

       在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蓋澤爾醫學院講授社區和家庭醫學的Welch,他的團隊記錄了1975年至1979年間,也就是在乳房造影廣泛普及之前,年齡超過40歲的女性所患乳腺癌的數量以及乳腺腫瘤大小。他們比較了篩查廣泛普及的2000年到2002年間的乳腺癌數據。對這兩個調查組,他們同時跟蹤了這些女性是如何治療的,以及她們是否在診斷10年后仍然存活。

       結果該團隊發現,因為更多的女性接受了常規的乳房造影,也就是更多的乳腺癌被診斷出來。他們還發現,這些人體內增加的癌組織傾向于更小,或者是限制在一定空間內,比如在乳導管內,它們并沒有入侵到正常組織內。
如果在腫瘤仍然很小的時候就消滅它們是阻止腫瘤發展惡化的方法,那么廣泛的篩查應該降低在乳房造影時才發現的大腫瘤的數量。但是研究人員發現,在1975年到2010年間,大的惡性腫瘤的發生率仍然保持不變。
      
       “乳房造影篩查的使用已經產生了復雜的后果”,文章作者解釋道。在一定范圍內,乳房造影篩查能夠在危險腫瘤發展之前就發現預期。對這些預計有大約20%的通過乳房造影篩查檢測出小腫瘤的女性來說,早期的治療能夠潛在的挽救她們的生命。但是其他80%的女性或許不會死于乳腺癌,即使她們的腫瘤一開始沒有被檢測到。

       諷刺的是,由于乳房造影更加的普及以及技術革新,這些篩查手段正在越來越容易的發現他們的良性腫瘤:在研究的早期,乳房造影所檢測到的異常情況中,小于2厘米的腫塊只占37%,但是在2010年,該比例已經達到了67%。

       根據研究表明,對診斷發現的具有不同大小腫瘤的女性,通過比較死亡率的變化,研究人員統計發現乳腺癌治療水平的提高與死亡率降低了至少2/3息息相關。

       Michael LeFevre博士是密蘇里大學的一名內科醫生,他沒有參與這項新研究,他表示即使這些發現僅僅提供了乳房造影的粗略估計結果,它對所有女性必須例行乳房造影篩查提供了有力的反擊。

       “當一位女性被診斷為乳腺癌及幸存者時,她本能的相信是乳房造影拯救了她的生命”,推薦針對性女性乳房造影的聯邦特別工作組的成員LeFevre表示。他表示,這有可能已經影響了她的生命而不是延長它,是時候讓內科醫生幫助他們的患者了解這些了。

       UCLA乳腺癌專家Patricia Ganz表示,這項研究結果是一個有用的啟示,“如果我們僅僅繼續做我們一直做的,我們只會讓很多人接受他們不需要的或者是不能擔負的治療”。同時,她表示她理解患者以及內科醫生的沖動行為。
UCLA瓊森綜合癌癥中心的腫瘤學家Ganz表示,人們不會后悔他們對乳房造影有關的可怕發現。但是事實確是如此,“任何我們所做的醫療保健行為都有可能是有害的,你只能希冀于接受的治療的好處要大于害處”。

       Welch確認這項新的發現不會對闡明誰需要乳房造影以及多久接受一次乳房造影產生大的作用。但是他們能夠促進患者以及她們的醫生來考慮小腫塊的積極治療并不往往會有更好的效果。女性應該知道,前列腺癌和肺癌的推遲治療,也就是直到腫瘤暴露出它的侵略性后才去治療,“這也是一種選擇”,他表示說。而且由于小的腫塊僅僅發現于乳房造影,本研究是一個重要的啟示,“無差別實驗也會導致錯誤”,他補充說。

參考文獻:Solving the Problem of Overdiagnosis
(轉載自 轉化醫學網360zhyx.com)


? 4场进球彩开奖数据
keywords:cell free dna cell free dna